三个多月之前,我在中大的一众浙江哥们在我的推荐之下,跑去先烈路的浙江大厦吃饭。

路过执信的时候,其中一个哥们用手机拍了张照片传上网,并且点了我的名字,兴致勃勃地说:哎,我路过你的母校了。

此时正和他们隔着一片大海的我回复了一句:亏你们还记得。

我离开执信,已经四年了。我曾经以为,告别了高中,这个学校和我多半不会再有多大关系。但被这哥们这么一提醒,我才发现,原来和执信的羁绊,我从来没有摆脱过。一如那条我穿到中大尔后穿到日本的绿色校服裤。尽管有些事情变得陌生,但那座乌托邦般的学园,却始终在我的心里,占据着一席之地。

对于每一个执信人来说,似乎都是如此。如今我大学都已经毕业,恐怕我早已想不起2005年的那个夏末,我第一次举起绿衫时,心情是如何的激动。且不说那么遥远,就是高考这样的大事,我都已经不记得我考完之后步出那座写有“崇德瀹智”的校门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即便如此,我却从没有忘记过这所学校。2008年之后,2009年和2010年的高考,没有了“老执信”作为核心的绿军高考成绩出现了一定的下滑,印象中那两天各种社交网络上,各种支招声音不绝于耳,很多平时常年潜水的同学都纷纷现身,平时连改个状态都懒得动笔的同学们却写出了大篇幅的文章,冷静地为执信分析,深情地为执信祝福。在那背后,是一颗又一颗对母校的赤诚之心在闪耀。

刚进执信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这学校是天堂。地理位置优越,离东山口,中华,淘金这几个蒲地都不远。学校附近各种医院林立,你在学校里出点什么事只要不是当场便当多半都有得救。进了学校,到处红墙绿瓦,近些年多盖了几座新楼还差点意思,原来更是民国风范十足,不愧其孙中山小弟学校的名号。一进门行政楼,文科楼,图书馆各镇一方,加上门口那高高的台阶,颇有些中山陵的气场。绕过这一片往左手边走,你会看到精致的小礼堂和门口的荷花池,以及其上方的执信桥。有关这个荷花池,还有个美丽的传说,就是传说如果6月的荷花盛放的话,这一年的高考,执信就必然能取得佳绩。所以我现在算是明白我高考那一年这荷花就开了两朵到底意味着什么了。

在执信的第一年,我可以说是过得相当惨淡。好歹初中的时候在那么个也还算是中上游的中学也还能混得人五人六,一到执信反而一蹋糊涂。第一次期中考时看着自己成绩单上三位数的排名,和个别亮着红灯的科目,觉得实在算是开了眼界。在那一年最为黑暗的日子里,我曾经无比痛恨执信,发誓毕业之后再不进这个学校的校门。

与我不同的是,我的一个哥们却和我抱着完全相反的观点。这哥们对执信感恩戴德感激涕零,完全把这学校当成他自己的再生父母。为此我曾经与他辩过,我说你高一的时候难道就没有过什么挫败感?他说没有。他的那所初中,是广州市一所很不起眼甚至可以说是比较差的初中。在那所学校里,他们被灌输的一切认识就是,这所学校是垃圾,你们是作为垃圾进来的,你们也必将作为垃圾出去,无人例外。直到他破釜沉舟,以一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姿态考进执信。而在执信,他所接受到的教育,是你们都是精英。进得了这个校门,就不必担心你不能高昂着头走出去。这样的问题辩到最后,他总会对我说,你知道吗,暗示的力量真的就有这么大。你的信念是什么,最终就会导致你变成什么。这世界上总有人在某些方面比你强,你也许未必能打败别人,但你可以超越自己。

我说这是执信教给你的?

他说是,也不是,这并不是教给我的,而是我受到的影响。这所学校也许就有这样的气场,你在潜移默化间改变,甚至你自己都没注意到。

有自由的地方,才是家

让我来回忆对执信最美好的印象,我要说的是这么一个词:自由。

有关自由的解释,执信官方的说明会告诉你,我们这里不补课,下午放学早,学生有大量的时间自由活动,可以组建社团,等等。

一般来说,官方的说明都是不能全信的。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上面这些官方的说明,可以全信。至于不补课那个,当然了,你指望到高三还能有一个月的寒假,还能有每周双休的话……同志,中国不适合你,移民吧。

如果横向对比的话,执信在广州市诸高中里补课绝对不会是多的。而且仅限于那些必要的补课,就比如上面说的,高三的周六之类的。

官方的东西,永远是这么让人捉摸不透。好,那我们撇开官方的,说说私底下我真正自己经历过的。

学生社团,那是真有,玩不玩随你。虽然高中三年间,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社团建立关系,而且从我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觉得这些活动相当无聊。但,我要强调的是自由,自由是什么,是选择权,有那个选项让你选择玩还是不玩,总比干脆没得玩或者必须玩要好。

执信对学生的管理弹性也相当大。当年在校的时候,我们几乎自由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我们曾经在教学楼楼道里踢球,曾经在班上开趴踢,曾经在上课时间用电教系统的麦克风唱K,曾经在有期末考试的日子中午拎着盒饭出去打游戏。这些举动在上大学之后看来并不算什么——毕竟在中大这样还算过得去的学校,我也曾目睹身边人喝酒喝得倒在厕所里人事不省地睡到第二天——但在高中阶段,能在老师知情的情况下有如此的疯狂,那还真是不容易的。我们当年在教室门口踢球,班主任过来皱了皱眉头,跨着就过去了,同时扭头甩下一句话:你们别踢到我哈,踢到了要你们好看。

我们当中一哥们,当时也是校队的队长,闻言把球颠起来顶在头顶,像海狮一般,大着舌头对班主任说:老师你放心啦,我们技术很好的。

班主任很无奈地看着他,说:还行,你以后找不到工作就去马戏团看看他们要不要你吧。

有关自由,还有另两个方面可说。

第一个,是恋爱自由。

起码在我还在执信的那个年代,拍拖是一件不需要太遮遮掩掩的事情。最近一两年才听说成绩上不去开始狠抓校风了。对此我本人只能“呵呵”一句,笑而不语。基本上,只要你别弄得动静太大——比如说跑到办公室门口抱着啃之类的——或者说在外面突然兴之所至搞出点什么事情被公安抓了之类的,老师们多少还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此我还是要稍微解释一下,以免给大家留下我大执信的老师们都不负责任的形象。这里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有条件的,上面所说的不违反公序良俗是大前提,还有一个重要的小前提就是,这拍拖也不能太影响双方,比如说最直接的,成绩。特别是在高三那样一个压抑的环境里,如《两个人的烟火》歌词中所写的那样:一个人,是快活;两个人才是生活。两个人,都寂寞,倒不如一起寂寞。很多时候,有个伴反而会让人的心更加安定一些。从这个角度来看,执信的老师们对心理学和数学都相当有造诣,两个人在一起,就同时为这学校消除了两个不安定因素。这要是还不算事半功倍,那还有什么能算?

=============================

欢迎加入高分群,最新最准确的广州中考小道消息,万名家长与你探讨名校高中!

2016广州中考家长2群:241266241

2015越秀区初三家长群:219355771

2015天河区初三家长群:166813664

2015海珠区初三家长群:219355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