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阳光放肆的撒满阳台,这样的天气在宜昌很显然已经很少见了。我靠在躺椅上正要贪婪的享受这个难得的中午。女儿从朋友家的小饭桌打来电话,说她的班主任给我布置了一个任务,让我写点有关家庭教育的体会……

这个要求是不能拒绝的,一方面,我有责任让孩子知道,你的进步从来就不是从天而降的,都是老师和家长包括你自己刻意追求的结果。

另一方面,作为班主任同行,我也有责任把家校内外的教育衔接做进一步的研究。今天,这么好的阳光,真的适合说真话……

我们的国度,从来就不缺少教育理论,从来就不缺少教育的氛围,家长重视孩子教育的激情,全民高涨。书店里有关教育理论的书有半面墙,微信朋友圈有一半是有关孩子教育的东西……我们真的不缺少教育理论,我们缺少优秀的教育操作者。独生子女,这个地球上特殊的群体,打败了多少教育理论。写教育理论的专家,能大胆提自己的孩子,那就是真专家,龙应台就是其中的一个。

但是,为了迎合上一级专家,为了迎合更多的家长,适合更多的人,不得不加以修饰。孩子的差异性天生都有,无奈我们的家长总想走捷径,不思考,照抄照搬,希望一本万利,这是不行的。如果有家长不赞同我将要谈的观点,不要攻击我,因为不适合你的孩子,不等于不适合我的孩子。如果我的观点和你看到的某些书上的不同,也不要攻击我。

毕竟,不是每个优秀孩子的家长都可以写理论的,那么多优秀孩子的家长,其实他们都做了一些平凡的朴实的不值一提的不能上纲上线的具体事情,多和他们接触一下吧。再完美的理论,不可操作,都是伪科学。说句大话,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较真科不科学已无多大意义,适用就好,有效就行!写到这,才发现文章还没有标题,标题最伤脑筋,家庭教育——浅谈?感觉故作谦虚,显的俗。误区?又显得高深莫测。漫谈?又显得不着边际……突然想到:逆谈!正在欣喜之余,我担心词库里没有这个词,网上一查,尽然被人用过,呵呵,也许是被这个变态的教育逼的,我笑了……

一、关于家庭中的民主。

我赞成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的观点:我不相信教育是快乐的,请别再以爱的名义对孩子让步。

独生子女是自地球上有人类这个物种以来所出现的一个从来没有过的“亚种”,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那么多没有兄弟姐妹的人在那么短时间内,有计划地出现在一个国家。千万不要以为他们和我们是一样的,他们和我们不一样,甚至可能完全不一样。

现在很多家庭的伦理是倒过来的,在家里不是老子说了算而是儿子说了算。我的学生中,在家里父母说了算的孩子学习成绩一般都很优秀,品行修养更高。“你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凭什么不听我的”!霸父经常这样训斥孩子,最终,这位家长就成了学霸之父。事实证明,在家庭教育中,家长中一个人说了算的家庭中,孩子成才率是极高的。所以,请孩子远离喜欢发表意见的爷爷奶奶是非常有必要的。民主自由和谐,是我们家长带领孩子共同追求的目标,民主是要实力来保证的,谁和弱者谈民主?历史上就从来就没有实现过真正的民主。

家庭中的民主,要慢慢培养,当孩子的认知水平和家长接近的时候,才可以通过商量,达成一致,让孩子明白,民主来之不易。很多家长以民主的幌子打着爱的旗帜去教育孩子,这是放纵,一个未成年人打败了成年人,结果相当可怕。

有专家说,家长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看孩子的日记。我不敢苟同,看孩子日记是了解孩子的最佳渠道,至于你怎么处理,那是家长自己的水平问题了,如果家长没这个水平,还是别看了,所有教育手段和方法,都不能绝对化。

二、关于学校里的严师。

做一个严师,可以保证你所有措施得到有力的执行。应试教育是需要严格的,不知大家发现这个公式没有:智商不低的孩子+强势的家长=孩子成绩优秀。多少年了,我还记得我妈妈把我送到初中时对班主任说的一句话:不听话就给我打!多么朴实的育人道理……我很长时间都以为老师是可以打我的。

做好一个严师,很不容易,独生子,这一独特的种群,其基本特征是心理脆弱,所以严师往往是不受欢迎的,弄不好家长找麻烦,学生走极端。另外,学校经常搞评教评学,很多老师不敢对学生严格。还有一方面,教育专家老是在说没有爱就没有教育……

我有这样几个问题想和大家切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