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广州市发布《广州市异地中考征求意见稿2》,第二次向市民公开征求意见。与此同时,广东“异地高考”政策上周最终确定并公布。异地中考应向异地高考“看齐”。

对比上一次征求意见稿,此次推出的《征求意见稿2》,保持了“异地中考”的总体门槛“四个三”,即合法稳定职业、合法稳定住所、三年社保购买记录、三年学籍。同时,进行了一些调整和细化,比如合法租房也纳入稳定住所,对购买社保的内容作了明确。目前的焦点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对非政策性照顾借读生设置的过渡期,有两年(2014年至2015年)和三年(2014年至2016年)两个方案。二是公办高中录取非政策性照顾借读生比例设置为8%或10%。

在广州“异地中考”征求意见的同时,广东“异地高考”政策上周最终确定并公布。广东“异地高考”政策也有一大亮点:那就是对随迁子女父母社保的限制进一步放松,包括缴纳年限与种类都做了“减法”,父或母缴纳3年即可,种类由养老、医疗、 失业、工伤、生育“五险”变为养老、医疗“二险”。鉴于“异地中考”要与“异地高考”对接,所以,目前广州的“异地中考”征求意见稿有必要向已经最终确定的广东“异地高考”看齐。尤其是在社保种类方面,应该将“五险”降为“二险”,降低门槛,以使更多在读异地学生可以享受“异地中考”的阳光。

对于“异地中考”集中关注的两个焦点,“异地高考”也有可借鉴之处。首先是过渡期的设置。“异地高考”的过渡期是三年,2016年异地考生可参加高考,广州中考推出“异地中考”,也应该设置三年过渡期,让在读的初一、初二、初三学生不受影响。尤其是初一学生,现在已经过了大半个学期,要求他们满足“四个三”条件,显然会措手不及,这在政策制定者那里是必须充分考虑的。

对于8%还是10%的比例问题,应该基于往年的录取现实。笔者认为,如果适当扩大蛋糕的容量,通过扩招增加高中学位的办法,也许可以缓解当前异地学生与本地学生在比例方面的争夺。当前,知名高中都不愿扩招增加学位,有的还变相减少学位,究其原因是增加学位会拉低重本上线率,从而影响学校的声誉。其实,适当扩大高中学位,尤其是普通高中和民办学校的高中学位,是可以做到的。广东在推出“异地高考”时,教育厅负责人就呼吁教育部增加高校在粤的招生计划,以缓解“异地高考”的压力。如果高校在粤招生计划逐年增加,广州的高中学位是否也应适当增加,以缓解“异地中考”的压力。